南方网> 深圳新闻

南方日报记者专访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厉伟

2018-07-17 15:03 来源:南方日报 李荣华

  2018年5月15日10时23分,北京大学珠峰登山队成功登顶,向北京大学献上了120岁生日贺礼。

  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厉伟是本次北大登山队队长。为此他准备了两年半,但是为团队安全考虑,最终在接近登顶时主动放弃。

  作为深圳民营创投机构代表,松禾资本秉持稳健的价值投资原则,眼光独到地投资了一批知名科技企业,其中不少已成为“独角兽”。和登山运动一样,创投行业也是危险四伏,厉伟将其探险经验运用到投资团队的管理之中。

  《2017深圳创投行业分析报告》显示,截至去年底,深圳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已备案的私募股权、创业基金管理人数量2255家,约占全国18%;管理基金规模1.67万亿元,全国占比约15%。深圳创投业发展呈现三大特点:行业规范化与集聚化、投资战略眼光独到、所投项目IPO成果丰硕。深圳创投对独角兽企业的投资也走在全国前列。

  成立于2007年的松禾资本,投资团队组建于2000年前后,是中国本土历史最悠久的创业投资机构之一,对于生物医药、新能源新材料、先进制造、人工智能等多个领域有着丰富的积累。目前,松禾资本管理资金规模已过百亿元,成立涵盖企业全生命周期的专项投资基金22支,已投资规模超过70亿元,累计投资项目近400个,新三板挂牌企业14家,上市或被上市公司并购的企业达48家,包括华大基因、趣店等。松禾资本是华大基因、柔宇科技、光峰光电等明星企业的天使投资人。

  今年以来,随着股权投资行业洗牌加速,募资难问题不断凸显,该当如何看待和面对?地方政府在不断鼓励天使投资和推出引导基金时,又该如何促进当地产业发展?深圳创新发展中的主要短板在哪里?作为知名投资人,投资失败时会怎么想、怎么办?日前,厉伟接受了南方日报独家专访。

  “投资项目就像采矿,要提前做好调研”

  记者了解到,松禾目前投资的早期项目个数多,中后期项目个数相对较少,但是后期项目所投金额远大于早期项目所投金额的总和。

  厉伟认为,这是一个风险分布考虑的问题,都投早期项目,回报周期会过长。不过,在松禾,设置了多个基金,不同基金有不同规模,每个基金的投资人有不同偏好。

  对于项目选择,厉伟有自己的方法论,比如要求项目具备“相当先进性”,会做“先进性判断”,其中,会重点分析创始人的知识背景和工作背景。

  对于投资项目筛选,厉伟则称这就像开采矿石,要讲究先做好调研和分析。比如西北地区有钻石,一个人不能一进甘肃就开挖,更不能是个矿就开挖。“我们会根据地区地理条件进行科学分析,看西北地区有没有形成钻石条件和出现钻石的历史,做研究后才考虑找概率高的地方去挖。”

  据了解,厉伟对科学技术比较感兴趣,尤其喜欢“黑科技”企业,对看中的企业的未来会有很长远的看法,希望被投资企业的技术在未来有爆发点。

  科技创业公司主要是青年创业者。对于青年创业者,厉伟结合数十年的创投经验,给出四点忠告:一要专注,充分发挥自己所长,别今天想共享单车,明天又去开餐馆,又去搞个视频,要专注最擅长领域;二要正念、正行、正道,只有正念才有正行,才可走正道;三要有团队合作精神;四要学会分享。

  “募资难”逼企业转型自强

  过去四五年,中国创投行业经历了一段从突飞猛进到洗牌的调整阶段。

  清科研究中心5月30日发布的报告显示,2015年以来,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发展迅速,募资规模屡创新高。而随着市场成立的机构和基金数量不断增多,募资市场竞争日益激烈,与此同时,LP愈加成熟,在筛选GP时更加注重其“募投管退”各个方面的综合实力,不少机构的持续募资能力受到考验。

  尤其是今年以来,私募股权机构纷纷遭遇“募资难”。业内人士认为,超过八成私募机构出现“钱荒”。

  “这的确是危机,但也是投资机构自身做调整的机会,是正常现象。”厉伟认为,过去几年,私募股权投资行业良莠不分,现在形成淘汰、分化态势,对做得好的企业不是坏事,可以强者恒强。

  而对于整个创投市场现状,尤其是机构“募资难”等问题,厉伟认为,这也是必须经历的洗礼,企业本身是好是坏,从危机中可以体现出来。

  在厉伟看来,这会逼迫企业进行转型升级,进行自我革命,熬过这一场行业整顿的冬天,企业会更加强壮。

  “政府引导基金设限不宜过多”

  投资机构募资的一个主要“金主”是地方政府。值得注意的是,近年地方政府设立引导基金的积极性明显提高,通过不断加大引导基金激励措施的力度,来吸引优秀的股权投资机构。

  厉伟认为,现在很多地方政府做引导基金,初衷是引进产业,但问题是政府对引导基金投资条件设置过多,尤其是限制性条件过多,这有可能导致好的市场化程度高的基金前来申请的概率下降,进而导致政府最后的综合收益下降,甚至会导致财政资金流失。

  地方政府引导基金都设立了哪些限制条件呢?厉伟举例,比如有的引导基金要求地方返投,引导基金在吸引了一家投资公司来本地做基金,但当地没有多少适合的投资标的,这样久而久之会导致这个本地基金的投资效果大打折扣,会让市场上有品牌、有经验、有水平的投资公司不愿意参与。

  地方政府也有自身要求。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投资母基金管理合伙人廖俊霞在一个论坛中表示,返投是地方财政资金的性质所决定的,需要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,促进当地产业的发展。

  厉伟为此建议,地方政府在做引导基金时,更应该多用经济手段来解决,因为市场上好的公司更在乎回报率。地方政府可以换一种模式,比如在出资后,对做投资决策的普通合伙人团队(英文简称GP)设定考核要求,比如给当地引入企业的数量和质量,如果GP完成则给予奖励;如果没完成,可以在给GP的管理费上设置返还额度。

  “地方政府要更多地运用市场手段,行政手段运用过多,最后可能满地鸡毛。”厉伟提醒道,有的内地县政府做引导基金,要求投资公司在县里投高科技公司,这会让拿了引导基金的钱的投资公司很为难,因为本地公司竞争力太弱,即使把钱都投在本地公司,结局也不乐观。

  “做天使投资不要幻想一鸣惊人”

  在厉伟看来,深圳创业环境是全国最好的,深圳政府总是在企业需要的时候出现,在企业正常经营不需要时不会随意插手,这个度拿捏得很好。

  厉伟强调,尤其是在天使投资方面,深圳政府下了大力气,决心很大。

  在深圳召开的2018年IT领袖峰会上,数字中国联合会主席吴鹰表示,天使基金投资的是企业最难的阶段,失败的概率非常高,10个里面有9个会失败,但如果没有天使基金,整个创业市场的发展是很难的。

  厉伟特别提到,天使投资领域的发展需要长时间沉淀,因为天使投资面向的都是小微企业。

  “我们很难对幼儿园的孩子做判断,说他们未来会成为科学家,要等他们长得足够大才能判断。所以,政府、投资人、全社会包括媒体要有耐心,不要幻想一鸣惊人。”厉伟称。

  那么,对于投资人,该怎样保持长久耐心?厉伟认为,投资人要经过长期历练,尤其是天使投资人,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天使投资人,这类人要有些闲置资金,不会因为某些项目投资失误而影响个人正常生活,而且这类人不急不躁,兼备相当的专业投资能力。

  希望深圳源头创新领先全国

  由城市创新投资延伸到城市企业发展层面,厉伟显得轻松很多,他多次表示,深圳的企业要倡导潜心研发精神,学习华为埋头苦干30多年,而不是追求短期上市。

  潜心研发需要主攻哪些方向?深圳科技产业目前要补充哪些短板?厉伟认为,中国的源头创新太少,深圳在这方面必须要加强研发,再次引领全国。

  厉伟认为,前些年,深圳比其他城市更加关注创新,对高科技的“引用”“改良”早于其他国内城市,到现在已取得不错的发展效果和态势。但是,在源头创新方面,深圳和国内其他城市一样,跟欧美发达国家相比差得很多。

  僵局如何打破?厉伟认为,一是借助南科大等大学示范作用,大力引进优秀科学家,进一步对标国际顶尖高校研究室,加强科学技术研发,“深圳政府(投资支持企业、高校研发工作)是舍得,但还要加大力度”;二是鼓励大企业多做科研投资,像华为一样做源头创新。政府在大企业的研发投入、税收、科学家引入等领域应该大力支持,甚至可以考虑,在企业的研发经费投入在总营收的占比中达到一定标准时,就给予一定额外奖励。

编辑: 文海燕

相关新闻
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网站简介- 网站地图- 广告服务- 诚聘英才- 联系我们- 法律声明- 友情链接

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87373397 18122015068

ICP备案号:粤B-20050235